足彩胜负彩中奖规则|皇冠网址足彩胜负彩13041
首頁 公司概況 公司新聞 企業文化 科技環保 社會責任 黨群工作 人力資源
職工文苑
最好的時光

每逢周末,總會接到女兒的電話,問我什么時候回來。

電話的間隔往往很短,最多不超過一刻鐘,又會接到她的電話,問我出門沒有?單位的通勤車是中午一點鐘開車,而她放學以后,還沒等到吃午飯就開始打電話。一路上,聽到女兒不斷地詢問,到什么地方了,還要多久才到家?這樣的電話聯系一直持續到她再不去上學就會遲到了。

有段時間,因為修路時常堵車,從單位到我所居住的小城不過50多公里的路程,卻往往需要兩三個小時;最長的一次,居然堵了七個多小時。等待的時間總是顯得很漫長,好在每次我都帶本書,逢到堵車的時候也不至于太過無聊。只要稍微多耽擱點時間,不僅是女兒,我還會接到父親的電話,話語總是很簡短,了解我是否回來。還記得,在路上第一次接到父親探問的電話時,以為家里有什么事情。印象中,父親是很少和我通電話的。多年前,即使是我長時間的旅行中,也從沒接到過父親的電話;或者說,他是不怎么喜歡電話這種方式的,實在有話要說,也是三言兩語把話簡單說完就掛斷。而現在,父親讓我感受到了他的擔心。來到這環境偏僻的地方工作后,每當我回到單位上班,也習慣一個接著一個地往回打電話,向家人一一報聲平安。父母年紀大了,我也人到中年,女兒在漸漸長大,我們相互牽掛著。

每次回家,晚飯后,我都會和母親一起帶著女兒散步。

小城里沒什么風景線,除了樓房還是樓房,街道上也是來來往往、川流不息的行人。每次散步的線路總是固定的,從所居住的小區走到這個小城的中心地段三角花園。那里一到晚間,是個吃宵夜的地方,白天還空空蕩蕩的場地,入夜后,會擺上許多的臨時攤位,各種小吃林林總總,人聲鼎沸。我們繞行一圈、或兩圈回來,逢到夏天,或者天氣好的時候,往往還要多走一會,時間差不多在一個半小時左右。連走路的位置基本上也是固定的,母親在我左邊,女兒在我右邊。

這時候,母親的心情是愉悅的,總是邊笑邊說小區里發生的事情,市場上食品的價格,電視里的新聞故事,說得最多的還是孫女作業做到半夜還不睡;即使說到一些煩心事的時候,語調也是平和的;女兒呢,則不停地興致勃勃說著學校老師、同學之間的故事,碰到的有趣事情,剛讀過的一本書,才畫的一幅畫,特別想看的一部電影。

然后,女兒每次都會對我說:爸爸,我好想你,你想我沒有?

總是她們說話的時候多,我專心聽著,邊聽邊搭腔。有時,我也說說工作上的事,依然是報喜不報憂,盡撿開心的事情講。這時,母親往往會說,別加那么多班,少抽煙,不要喝酒,傷身體,錢是掙不完的,身體健康最重要。其實,即使我故意把工作說得多輕松,多喜歡這份工作,她也仍然會知道我工作的緊張忙碌。我只是不想讓她過于擔憂。有時,當我和女兒多說了一會,母親不言語時,女兒就會悄聲對我說:爸爸,你和奶奶說嘛。女兒是個懂事的孩子,是奶奶一手帶大的,她們感情深。

有時候,母親回老廠生活區,和老鄰居、老熟人聚聚,聊聊天,打打麻將。我就和女兒散步,她喜歡和我手牽手地閑逛,不時還調皮地踮起腳尖,和我比高;有時候還走在沿街店鋪門前的樓梯上,象朋友一樣摟著我的肩膀;有時,還會對我說,好久沒背她了,怎么也得背一段路;路過學校門口那家書店時,也會進去逛逛,看看有沒有她鐘意的手繪書,我想買的新到圖書。逢到天冷,她會把手放在我掌心里,讓我緊緊握住。從小就這樣,說我的手暖和,舒服。我們單獨在一起的時候,她會說一些心事,一些讓她困惑的東西。傾聽過后,我會給她細細分析,說出我的想法。有時,她能聽進去;有時,明顯感到她有些不以為然,但也不強烈反駁我。當然,我也不會去勉強她。這年齡的孩子,是逆反心理最重的時候。況且,我說的未必就對,一代人和一代人的思想不同。而我很少和她談學習上的事情,即使要說,也得等她提起上學的話頭后,再講。現在的孩子讀書負擔太重,每天都熬夜寫作業,比大人辛苦得多,何必再增加她的壓力呢。

有一次,走著走著,她忽然問我:“爸爸,我一輩子當你女兒好不好?”

我一怔,笑著對她說:“當然好啊,你不就是我的乖兒。”

“那下輩子呢?”

“下輩子也是我女兒!”

“如果下輩子我成了別人家的女兒,你找不到我怎么辦?”

“那我就使勁找,直到找到你。”

“然后呢?”

“然后嘛,我就對那家人說,要收你為干姑娘,象親姑娘一樣對你。”

這答案似乎讓她滿意了,嘴角掛著笑。我也笑了起來。那一瞬間,我感覺淚水涌上眼眶,只好側過頭去,不讓她看見我的眼睛,對她說:“乖兒,我們再走一會好不好?”

有好幾次,我們聊著聊著,我問她,還記得小時候我給你說的音樂家格里格的故事嗎?她笑著說,當然記得了,你給我講過好多遍呢,還有一碗蕎麥面、海鷗喬納森的故事,都記得的。

那時候,她六歲多吧,正到快上學的年齡。

我給她講了關于挪威音樂家格里格的故事。那是一個秋天,在格里格的家鄉挪威卑爾根的森林里,格里格遇到守林人的小女兒達格妮。當時,她正提著籃子到森林中去撿樅果。在替小女孩提著樅果籃子回家的路上,格里格想送她一件禮物,可碰巧身上什么也沒有。于是,格里格對小女孩說,當她18歲的生日時要送她一件禮物,卻沒有告訴她禮物是什么。十年,在八歲的小女孩眼中,那是很長很長的時間,會是什么樣的禮物呢?難道需要這么長的時間做成?

當十八歲的達格妮從學校畢業的時候,她的父親為了表示祝賀,把她送到挪威首都奧斯陸的姑媽家。在那個美麗的夏夜里,她到劇院生平第一次聽音樂會時,居然聽到報幕人說下一個節目是格里格的得意作品“獻給守林人哈格勒普·彼得遜的女兒達格妮·彼得遜,當她年滿十八歲的時候。”那一時刻,她簡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。這是一個等待了十年的承諾,聽完樂曲,眼淚流滿了她的雙頰。

記憶中,這個故事我的確給女兒講過好多次,每一次的版本估計多多少少都會有些不同。但結尾肯定是一樣的,那就是告訴她,當她年滿十八歲的時候,在一個花季少女最美好的時光里,我要送她一本書,里面全部是關于她的故事。

現在,是我履行承諾的時候了。

足彩胜负彩中奖规则